懂得

来源:厅机关党委 发布时间:2020-03-05 浏览次数: 字体: 无障碍 打印:

驻沪劳务管理处  江光荣

(一)

三线仓鼠乳须白,见人自嫌还自怜。惊客案牍窜,一咏一开颜。灵机掌中嬉,自鸣鼠中仙。

俄而秋霜盖春风,天不闻,念去去,浮生未老梦断魂。

啮破愁肠恨一生,可谓尽天年。

九重泉,若知心所向,一生幽暗又何妨!

朋友哂笑,是你不懂它,才枉送了它一条性命。

这句话犹如灌顶之醐,深深地刺痛了我小小的悲悯之心。

那是和一位密友一起养的小仓鼠,灵巧可爱,每日悉心照料,买了专门的饲料喂他,满心欢喜准备喂养它几个月。期间因和朋友因误会闹了点矛盾,冷战了几天,因为谁也没觉得错在自己。就在某一天,小仓鼠不知何故便郁郁而终。

(二)

银烛未卷,玉露初凉,一水两处秋光。金风萧萧来时路,怎忍顾、皎皎模样。

寒蟾有尽,青鸟无期,休怨痴儿影长。银汉迢迢难飞渡,那堪诉、千千思量。

他回复我说,于我心有戚戚焉。

刚认识另一半的时候,我们在不同的城市工作,相隔千余里,大多时候只能隔着屏幕寄托对彼此的牵挂。都说远远的相望是最美的距离,而当中的苦涩与甜蜜,冷暖自知,当时却是十分享受着这份情愫,感觉每一次的短暂相聚都是上天的眷顾。

(三)

岁月不居,转眼一瞬,外婆已经离开我们已经有十几年了。还记得她生病的那年,母亲不忍将她病的实情告诉她,只说是因她年轻时过于操劳,生出的老年病,必须要好好静养一段时间,母亲不敢流露半点忧伤,每天起早抹黑地尽心伺候,同时用农活麻木着自己不去想太多。外婆走的时候,母亲对我喃喃自语:“以后娘再也没有娘疼了”,哭得像个泪人。

曾看过一篇这样的文章,说儿子高考将近,老父老母为筹齐儿子念书的费用,可谓吃尽了苦头,做过农民工,上过媒矿厂,当过小时工,受过人白眼,可二老从未流过半滴眼泪,虽然夜半醒来,老父不断地搓着腰还在呻吟,可第二天早晨带着不知哪来的充满着使不完的劲的身骨开始干活。直到最后,儿子终于捧着通知书放在父母面前,二老的眼竟像决堤的河止不住地往下流,此时,一家三口在本应庆祝的日子里竟全是泪眼汪汪。

人在辛酸的过程中并未觉得苦楚,因为痛,因此来不及感觉其中的破碎,倒是痛过之后,才在瞬间山洪爆发式地情感倾泻,挡也挡不住。就像大多数的电视剧情节,友人相忌,恋人分隔,亲人离散,总是在最后一刻,误会烟消云散,忌讳涣然冰释,坏人忏悔,回头是岸,一切尘埃落定,洗尽铅华,所有的人都哭得酣畅淋漓,无拘无束,看的人,也在屏幕外舒心地长呼一口气,好像自己也是剧中的一份子。

当然,生活有时不如艺术,有时却远甚艺术,现实的爱恨情仇远非纸笔能写得清。

酸甜拟或苦辣,破碎过后,才真正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