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卓奇同志在省人社厅青年干部党史学习教育座谈会上的发言

来源:厅直属机关党委 发布时间:2021-05-18 10:11 浏览次数: 字体: 无障碍 打印:

各位领导,各位同事:

下面我结合这段时间的党史学习,联系自己20年来从事的人事人才工作,谈点个人体会,供大家交流。

我发言的主题是“制度革命与人事人才工作”。也许有的同志会想,制度革命与人事人才工作有什么关联呢?我认为中国的每次制度革命均与人事人才工作密切相关。

大家知道,当旧制度妨碍了社会发展时,就会导致革命。不管是中国古代农民起义导致的王朝更替,还是近现代的变法、改良、运动、武装夺取政权均是如此。旧制度到底是在哪些主要方面阻碍了社会发展呢?有的人说是土地兼并,是贫富分化,是苛捐杂税,等等。总之就是老百姓生活贫困,过不下去了,所以才揭竿而起闹革命。

那么问题就来了,我们学历史会发现,历次新旧革命,都有一些生活相当优渥的人,尤其是一些读书人、知识分子大量参与其中。而且纵观历史,往往只有大量读书人、知识分子参与进来的革命才能成功 ,纯粹的农民起义大多以失败告终,建立起新政权的大都不是当初揭竿而起的泥腿子。

读书人、知识分子的生活并不贫困,为什么也要闹革命呢?我认为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人才进入体制的渠道不通畅,以及进入体制后晋升的通道不通畅。也就是说,是人事人才工作制度出了问题。包括我党参与并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我认为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我党建立之初,国家政权是北京的北洋政府。信仰三民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大量知识分子被摒弃在北洋政府的体制外。于是两派学说的信仰者联合在广东建立新政权。孙中山时期的国民党政府对我党的态度是“容共”,也就是把我党纳入国民党政府的体制内。比如,毛泽东同志当时曾担任过国民党政府的代理宣传部长。但随着北伐的成功,以及我党的壮大,蒋介石主政的国民党政府1927年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将我党排除在政府体制外,打破了我党想通过国共合作参与政权的美好愿望。这样我党才被迫开始采取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我党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史,从一个侧面说明,稳定的政权必须要保证人才选拔和晋升制度的通畅。

古代中国通过科举制度,实现了王朝1300多年的制度周期循环。1905年科举制度被废除,知识分子进入体制内的渠道断绝,各种人才游离于体制外,辛亥革命的成功、清王朝的灭亡可谓墙倒众人推。中华民国建立后,依然没有建立更好的人才选拔和晋升制度,某种程度上,导致了政权的迅速崩溃。新中国建立后,我党对人才选拔和晋升制度做了各种探索。比如:大中专毕业生分配制度、干部录用制度、招工制度、军官转业士兵退役安置制度、干部选拔任用制度、职称制度、工人技术等级考核晋升制度、公务员制度、事业单位聘用制度等等。这些制度的探索、建立以及不断完善,对新中国的政权稳固起了巨大作用。

回到我处工作,事业处主要是两块工作,一是公开招聘,二是岗位管理,正好对应了人才选拔和晋升制度。公开招聘畅通了人才进入体制的渠道,岗位管理畅通了人才进入体制后晋升的渠道。所以说,我觉得我们的工作非常有意义。

党史学习,要求我们学史明理、增信、力行。通过党史学习,我觉得可以找到我们处工作以及厅人事人才工作的“理”、“信”、“行”。我个人认为,人事人才工作的“理”就是“公平”,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促进公平是国家治理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人事人才工作的“信”就是“公正”,只有公正才能取信于民,才能增加政府的公信力;人事人才工作的“行”就是“公开”,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我相信,只要人事人才工作坚持“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就一定能畅通各类人才进入体制内并有序晋升的渠道,为国家长治久安、稳定发展贡献不可或缺的力量。